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扛着AK闯大明 > 第237章 怒不可遏

扛着AK闯大明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听书 - 扛着AK闯大明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237章 怒不可遏

    “指挥使大人!前屯城被奸细里应外合打开城门,阎大人和陈大人,他们……他们与城俱亡了!”梁可望一见刘鸿渐进得衙门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?”刘鸿渐脑袋嗡的一声,顿觉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“前屯城失守,阎大人、陈大人战死了!”梁可望眼角留着泪,大声的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临出城时,前屯城内的战歌触动了年轻的梁可望,阎大人慨然赴死,更是让他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辛苦,但与边关的将士们比,他又是何其的幸运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老阎他是守城高手,老阎他……这不可能!你这个混球竟然敢骗本官!”

    刘鸿渐一脚踹在梁可望的肩膀,把满脸泪痕的梁可望踹的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人,此番建虏大举入侵,前屯城孤悬关外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您要节哀啊!”锦衣卫指挥同知梁阳一边劝说刘鸿渐,一边示意梁可望退下。

    “指挥使大人,城破之时,卑职曾想带阎大人一起出城,可阎大人不允。

    他交给卑职一封书信,让您帮忙转交圣上,他还说来生再报答您的知遇之恩!”

    梁可望也是一路没少流下泪水,他从衣领的夹层中小心的抽出一封信,递给刘鸿渐。

    刘鸿渐从梁可望手中接过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宣纸,正打算打开。

    “大人,此信乃是呈送给陛下的!”梁阳低头出言,即使知道指挥使大人经常干逾越之事,但身为下官,必要的提醒还是应该说。

    刘鸿渐仿若未闻,自顾自的打开了宣纸,由鲜血写就的血书赫然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罪臣阎应元冒死以闻:

    建虏于二月十六兴不义之兵侵我大明疆土,臣以山海关参将之职守关外之城前屯,今一月有余矣。

    臣料建虏将于二月二十一抵前屯,是以臣乞怜百姓之苦,欲将关外之汉民迁入关内。

    怎料建虏出奇兵阻我退路,致使前屯为建虏所困,此臣应元之罪也。

    臣不敢懈怠,以六千之兵据守弹丸之城,欲阻建虏大军,而为黄总督争取布防之时间,三日有余矣。

    奈何前屯池浅墙薄,贼军凶狠势大,以数十门弗朗机铳轮番攻伐,以致前屯城破。

    臣枉顾百姓之依,枉顾陛下之托,前屯失守,乃应元之过,与城中之兵士、百姓无关。

    罪臣定当以此残躯,报陛下之隆恩,以谢其罪矣!

    罪臣阎应元戴罪百拜”

    血淋淋的文字若刀子般刺入刘鸿渐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老阎!你这倔脾气……”刘鸿渐合上书信抹了一把眼中的泪水,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阎应元是什么样的人,刘鸿渐再清楚不过了,他为人并不迂腐,但他若认定的事情,即便刘鸿渐经常以‘强权’相压,阎应元大多也只是笑笑假装屈从,但其确是有文人的执拗。

    再加上一年来,万岁山千户所从无到有,里里外外全是阎应元三人的影子,刘鸿渐从未想过自己的兄弟竟然如此仓促的离去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三人去边关,无非是想尽一尽报国之心,边关寒苦,等三人磨去棱角,定还会回来帮他。

    可……为什么偏偏要去守前屯,那是个关外孤城,这个老阎,兄弟……刘鸿渐闭着眼睛任凭泪水滑落脸颊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里浮现近一年来阎应元、陈明遇三人忙碌的画面,突然他想到一件刚才被他忽略的事。

    “本官如果刚才没有听错,前屯城是被人从里面打开的,是谁?是哪个不要脸的东西?”

    刘鸿渐的双眼猛然睁开,直勾勾的瞪着面前的梁可望。

    “听守城的一个千户官说,开门献城者乃是成国公朱纯臣的外甥胡自镐。”梁可望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又是朱纯臣!”刘鸿渐想起那个胖老头,咬牙切齿的喃喃道。

    阎应元给崇祯的信中并未提及此事,想来也是觉得自己官职低微,不能撼动一个国公,即使是已经除了爵的。

    他担心真的如此,且不说崇祯会不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,此举反而可能会给城中战死的士兵招惹身后的是非。

    “大明所有人都怕这个老杂毛,可本官不怕!

    老梁,速速召集人手,本官要去那成国公府捉拿这个老杂毛!”刘鸿渐把信折了折塞入怀中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梁阳还想再劝刘鸿渐三思而行。

    “够了,本官心中有数,赶紧去办!”刘鸿渐心情糟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成国公府就在距离锦衣卫衙门不远的几条街之外,虽然已经被除了爵位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

    即使牌匾已经由成国公府改成了朱府,但府内无论是仆人还是排场依然如斯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前成国公朱纯臣现在彻底成了闲人,但只有朱纯臣自己知道,他其实比以前更忙了。

    他刚从外面回来,自从内官监李云魁入了司礼监后,他获取到的宫里的消息更加全面而及时了。

    好笑的是那李云魁还当他是位卑未敢忘忧国,以为他仍是感念圣恩,方才如此关心国家大事。

    对此朱纯臣只是心中冷笑,听驸马都尉齐赞元说,大清国议政大臣范文程对于他的功劳可是赞叹有加,甚至大清的摄政王殿下还曾提及他,这真是让他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念在李云魁如此这般够意思,待大清铁骑入主中原,他甚至打算帮老李求求情,也算是还他个人情。

    正思索间,院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。

    “何人在外喧哗?”朱纯臣腆着大肚子出门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锦衣卫奉命办案,朱纯臣何在?”负责带队的是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裴信文。

    成国公一脉与大明同休二百余年,家中仅家奴便有数百,为了以防意外,梁阳干脆直接指派了执掌诏狱的镇抚使裴信文。

    “放肆!谁给你们锦衣卫的胆子,竟然敢在国公府撒野!”朱纯臣虽然已经是一阶草民,但当了一辈子的国公,架子和气势还是很足的。

    “我犯了何罪尔等都不能言明,光天化日之下,我倒要看看,谁敢动手?谁敢?”朱纯臣袖子一撸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几个锦衣卫缇骑不敢妄动,回头看看镇抚使大人的脸色。

    单还未待镇抚使裴信文发言,身后边突然传来冷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敢!”

    
扛着AK闯大明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daykoo.com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