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苍穹之上 > 第四一六章 三拳之名(下)

苍穹之上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听书 - 苍穹之上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四一六章 三拳之名(下)

    窦子婴今夜没有休息,窦涛白天的时候和他互通了消息,他知道窦涛准备今夜去探一探龙仪卫,查清楚宋征的虚实。

    并且他也知道窦涛安排的最后一条退路,实在跑不掉的话,就去投奔黄远河。

    这一条退路的安排,让窦子婴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。他的确是自己所撒下的种子中,能力最强的一个。

    宋征还没有和黄远河撕破脸,暂时也不敢真的撕破脸。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,黄远河一定能保护他。

    前提是他不暴露自己大汉奸细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是他左等右等,一直到了天明,也不见窦涛向他报告此行的结果。天色泛白的时候,窦子婴暗中一声叹息,他知道窦涛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最出色的一枚种子就这样夭折了。

    他不用去找黄远河询问什么,黄远河如果知道什么,一定已经主动和自己联络,甚至气势汹汹的质问自己了。

    但是窦涛的牺牲不是毫无价值,窦子婴肯定黄远河所说的都是实情。

    他独坐桌前,沉吟着自言自语:“这个洪武窦子婴不可小觑呀……”作为一位修真强者,他见猎心喜。

    此生六十七战未尝一败,他渴求一个真正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一颗种子,大汉皇朝目前最大的权臣之一,他有理智的明白,自身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一名修士。

    “尽可能的避开和宋征对战。”他做出了自己的判断,仅仅两天时间,他就怂了。

    他又有些头疼了:正如黄远河所说,想要牵制住宋征,恐怕真的需要一位镇国,从哪里再去寻找一位镇国?

    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人,不由得露出一丝狡猾的微笑:“或许他可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汉皇朝的人骄傲是有自己资本的。

    洪武只有一个宋征,但是大汉皇朝却有不止一位窦子婴。

    窦子婴有从龙之功,但皇帝毕竟是皇帝,他登基之后,就有意的提拔了一批新人,分散了窦子婴的权势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扶持了几位修真天才,淡化窦子婴“镇国之下无敌”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窦子婴对这些“帝王心术”心知肚明,自然怀恨在心。至少短时间内,他只能隐忍不敢露出丝毫不满。

    他想到的这个人,就是皇帝扶持起来的几个修真天才之一,如今风头正盛的“灭世一刀”侯三拳。

    侯三拳原名侯镇,他外号“灭世一刀”,因为他自从成名以来,对敌只出一刀。不管对手是什么境界,比他高两层还是比他低一层,一刀之下胜负已分,结果无一例外,对手倒毙于这一刀之下。

    他进入京师五年时间,到目前一共与人决战三十一次,都是这个过程,于是赢得了“灭世一刀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但是在三年前,侯镇忽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“侯三拳”,友人询问缘由,他言说道:有朝一日,我若能够打败镇国,必是因为我的拳法!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汉皇朝上下哗然:灭世一刀最强的竟然是拳法!侯三拳的声望猛增,一时无两,甚至盖过了当年的窦子婴。

    只有窦子婴明白,这是侯三拳邀名之举。从今往后,他越是使用刀法胜敌,越是显得拳法神秘莫测,名声也会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第二日,窦子婴密奏大汉天子,请调强修增员洪武计划。他不必明说要调谁,只是告诉天子,需要强修和自己联手牵制已成阳神的宋征。

    大汉天子召集心腹重臣商议,有人保举侯三拳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侯三拳便隐藏行迹抵达军营,他在大营中向窦子婴请命:独抗宋征。窦子婴“好言相劝”,明说自己麾下玄通境初期的窦涛去了洪武天朝后再无消息,宋征可怕,不能以常理论断。

    侯三拳与他辩说,声称要解放窦子婴这一高端战力,对于大汉的整个计划十分有利。并且最后不惜立下军令状,窦子婴才“勉强答应”。

    论起勾心斗角,侯三拳比起已经在朝堂上历练多年的窦子婴,还是差了些火候。

    窦子婴故意言明,自己需要人帮助,才能对抗宋征。此时急于压过窦子婴的侯三拳,理所应当的就以为只要自己独自对抗宋征、甚至是进一步战胜了宋征,自然就能显得自己强过窦子婴。

    等到战后暗中宣传一番,他在民间的声望,就能够真正超过窦子婴了。

    窦子婴用圈套套牢了侯三拳之后,就立刻通知黄远河,一切已经准备就绪,约定时间,宜早不宜晚,立刻展开行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鹏举暗暗着急,他向宋征通报了黄远河和大汉皇朝的阴谋,但是宋大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举动。大秦天兵营在洪武天朝的暗线们,也没有发现龙仪卫暗中有什么行动。

    “贤者,宋征到底是什么打算?他该不会真的如此轻敌吧?”

    肖三山摇头:“必然不会,恐怕宋大人的手段,会超出我们的预料。”

    王鹏举是搞情报出身的,一件事情提前不能弄明白,要等到最后关头谜团自己解开,这感觉让老爷子浑身都不舒服,坐立不安的。

    肖三山微微一笑,道:“大人,何必执着,尽管其变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王鹏举叹了口气:“老夫是劳心劳力的命啊。宋征那小子当真不识好歹,老夫这是真的担心他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确很赏识宋征,本来还盼着肖震“嫉贤妒能”,宋征跟他闹翻了来大秦呢,现在肯定是没可能了。

    肖三山仍旧是微笑,定力十足。

    “就怕那小子不知晓大汉的强大,要吃亏呀。”

    黄远河也觉得宋征这一次必定会有所准备——宋征按兵不动,本身就是一种很反常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大占上风的时刻,正应该对自己穷追猛打,可是这几天京师中一片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他对身后的黑影道:“宋征暗中必定有什么准备。可惜这一次,不管他做了什么,一定都对即将到来的巨大变故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黑影也道:“他绝对想不到自己将要面对什么,这一次他必败无疑。他对我们欠下的血债,这一次都要一并偿还了!”

    黄远河点点头,看向了身后的黑暗,说道:“成功之后,老夫准你报复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!”黑影对宋征恨之入骨,无面社的覆灭,对他而言,不啻于杀父之仇夺妻之恨。

    黄远河又说道:“汪先生的伤势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汪先生已经闭关,恐怕三十年内无法出关。”黑影的声音沉痛。黄远河也沉重的点了一下头:“我们等他三十年。对我等修士而言,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。到时候,老夫与他共享权势!”

    “大人重情重义!”

    汪先生是黄远河招揽的镇国强者,来自殷商,在本国不受重视,到了洪武天朝,在黄远河的支持下,问鼎镇国之位。

    黄远河在他身上倾注的资源众多,汪先生对黄远河也忠心耿耿。他为了黄大祖一怒而起,不再掩饰力量,险些和肖震一场火拼,当时去下战书的就是汪先生。

    他在肖震书房外,和范镇国彼此忌惮,没能出手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汪先生就好像失踪了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天下人不会忘记黄远河麾下还有一位镇国——只是镇国强者彼此之间会有极为强烈的气息感应,除非是资深镇国,否则这种感应不可能隐藏。

    黄远河这段时间一直是独自在京中支撑大局,后来有消息传来:有人在塞北边镇见到了汪先生。

    黄远河拉拢塞北九镇的一个条件,就是汪先生坐镇塞北,帮助九镇对抗七杀部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表面上的条件,就连塞北九镇的镇将们都不知道,汪先生去塞北真正的目的是冥河!

    他之前派出黑影,便是为了配合汪先生,一同穿过神烬山,抵达冥河从其中取来两件东西:第一是虚空血凝,第二是一瓢冥河水。

    仅仅是抵达冥河,一般的镇国强者已经很难全身而退了。

    对于人族来说,这里比灵河两岸的绝域危险很多,但汪先生有黑影配合,本应该有七成机会可以安全往返。

    但是第一件东西虚空血凝只在一个地方存在:黄天立圣教法源之地!

    就连大秦人都不知道,黄远河身负一部分的黄天立圣教传承。

    当年全天下镇国强者联手剿灭黄天立圣教,圣教有很多强者陨落,其中有几位顶尖强者,暗中留下了自己的传承,这些传承说不上是“机缘”还是“魔缘”,但是黄远河通晓黄天立圣教一部分秘法神通,否则他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解开了八岐逆神针的禁制。

    他要的做的事情,必须有这两种材料。

    而当汪先生从圣教法源之地取出虚空血凝的时候,莫名其妙的被一头强大的冥河古兽王袭击,他重伤而回,险些陨落在了神烬山中。

    
苍穹之上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daykoo.com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